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 > 65.为了过审而存在的工具人女主

65.为了过审而存在的工具人女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华生对于“李福尔”的到来颇感意外,和肖然自发组成吃瓜小分队,积极围观万年冰山铁树林摩斯开花的罕见名场面。
  
  景栗暂住于三层,住宿条件完爆现代社畜打工族,卧室大约30平,独立卫生间,小巧衣帽间,白色欧式家具,从床到柜一应俱全,如果这不是快穿,她肯定会开始琢磨有没有低价长租的可能性。
  
  从前的她,看到如此等级的别墅,必会感叹一番奢华,可是,现在的她已经完全实现了眼界的升华——
  
  自从体验过土豪鲜肉的壕无人性风cbd大平层,其他豪宅在她眼中都变得平平无奇。
  
  因为见过世面,所以云淡风轻。
  
  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接近十点。
  
  这次的任务压力山大,景栗背负着生存还是毁灭的沉重心理包袱,火急火燎魂穿至民国新世界,一睁眼就进入忙碌模式,先是大闹记者会,再经历码头枪战,最后还有家被反派砸成渣的悲剧波折,细细一想,这半天的时间还真干了不少事。
  
  效率高不高,主要看死神追的紧不紧,她目前的状态几乎是和黑白无常并肩同行,除了玩命拼生路,别无其他选择。
  
  景栗并没有休息,而是拿出李福尔的日记本开始翻看,结果却大失所望。
  
  里面根本没有与案件有关的线索,从头到尾都是单相思恋情的心酸点滴,可谓页页沾满眼泪,每周至少写三篇,内容不少,可是内核相当单一,总结来看就是三大主题——
  
  第一,我的工作狂高冷未婚夫。
  
  基本的内容是:这个周末我们没有约会,这个假期我们还是没有约会,我生病了他没有来看我,在巡捕房的走廊擦肩而过,他也仅仅是微微一颔首,几乎没有言语交流。
  
  第二,这些年我所遭遇的拒绝。
  
  具体详情为:约他吃饭,被拒绝:约他看电影,被拒绝;给他送爱心宵夜,被拒绝;想要照顾受伤的他,被拒绝。
  
  第三,是自我麻痹式的鼓励。
  
  日记之中大段大段地记录着无法排解的伤感忧郁,其中还有不少读爱情诗词与小说之后的感悟。
  
  让景栗印象最深的是这一段——
  
  “清秋对燕西说,不一样的人是不能在一起的,就像我家的葡萄藤永远长不出百合花。
  
  然而,燕西并未放弃,他在清秋家的葡萄藤上挂满了百合花,以此告诉她,不一样的人也可以真心相爱。
  
  就如同我与摩斯,看似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但我通过努力一定可以走进他的世界,一定。”
  
  “救命啊!!!”景栗越看越郁闷,走到梳妆台前,用手指戳着镜子中自己的脑门,实际就是李福尔的脑门,无奈道——
  
  “天下又不是只有林摩斯一个男人,你何苦如此执着!”
  
  而且,鸳鸯蝴蝶派的小说那么多,李福尔偏偏借用了《金粉世家》里冷清清和金燕西的爱情故事,这二位可是爱情幻灭于婚姻的代表人物,此选择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说明她和林摩斯的结局注定不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不过话又说回来,景栗站在上帝视角,清楚李福尔的痴恋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故而才会认为其傻傻错付了真心。
  
  其实,每个活着的人都是试图挣脱命运牢笼的盲目之徒,遇到真心想追的梦,遇到真心喜欢的人,都会奋不顾身地执迷一场,没有人能够提前预知生命的结局,皆是在用今天赌明天,永远怀抱最美好的希望,全然不相信命运的结局会是满盘皆输的残酷。
  
  同为女人,景栗最心疼李福尔的一点,是她太过于自卑,明明有过目不忘的异能,明明工作能力很强,却因为性格太过于软弱,沦为了职场小透明,事业不得意,感情更悲催,委委屈屈地做着望夫石,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能换来心上人的一回顾。
  
  景栗已下定决心,不止要完成解怨任务,令所有人都看到李福尔真正的实力,还要在感情里替她硬气一把,让冰山脸林摩斯知道,错过李福尔绝对是他一生的最大遗憾。
  
  她抱着日记本睡着,再醒来时是早上六点半,洗漱过后下楼,走到餐厅门口时,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因为眼前的画面莫名养眼——
  
  清晨灿烂的阳光,透过明亮的落地窗倾洒在雕花圆餐桌上,林摩斯和华生对坐,一边读报纸一边喝咖啡,二人的长袍式丝质睡衣是同款不同色,冰山脸是深蓝色,华法医是浅蓝色,求同存异,相当和谐。
  
  景栗的腐女思维立刻上线,“慧眼”一秒识破眼前的“兄弟情”真相——
  
  林摩斯对李福尔无感,很有可能不是性格不合,而是性别不合。
  
  一不留神就发现了了不得的大秘密,她当然想在第一时间和两位队友分享,但是她打开沟通设备已有十五分钟,都没有听到独教授和屠豪的声音,想来这俩货又在睡懒觉。
  
  林摩斯注意到了表情微妙的她,合上报纸说道:“一日之计在于晨,你为什么要浪费如此宝贵的时间发呆?”
  
  好好一个帅哥,毁就毁在长了一张嘴,说话总有一股浓浓的教导主任范儿,景栗在心中默默感叹了一句——
  
  “我的性别不配得到你的温柔,对吗?”
  
  华生很有风度地替她拉椅子,景栗道谢后落座,很有创意地委婉表达心中所想:“在明媚的sunshine下,二位身着couple款睡衣,悠闲地喝着coffee,静静地读着newspaper,画面sosweet,我实在不忍心乱入打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