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世田园女财主 > 请假写大结局

请假写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金玉怀孕了?

    “黄金玉今日悄悄去了逍遥谷一个弟子开的医馆诊脉,由于上次的事情,逍遥谷在京城的弟子都知道黄金玉这个人。得知了消息之后,这个弟子第一时间通知了我。”紫月说道。

    百里碧瑶没有想到,自己搬出来几个月,黄金玉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据说是一个多月了。”紫月说。

    一个多月,百里碧瑶神色不变,但是心里却是恨。红缨的死,她一直都不敢忘记,也不会忘记。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来黄金玉一直都在自己的监视之下。一个多月以前,也就是红缨死的那天。

    也许就是因为红缨发现了她不可告人的事情,她居然是让人杀了红缨。红缨武功不低,背后的人,势力一定是很大。京城势力大的人,很多。这个人到底是谁?可以让黄金玉这样忍气吞声?

    “夫人,一定要为红缨报仇。”紫月眼眶红红的,每次想起红缨,她就恨不得马上就杀了黄金玉。但是她不能,如今她不是逍遥谷的弟子,但是她嫁给了赫连一族的男人,算是赫连一族的人了。那个女人是家主的表妹,没有家主和夫人的命令,她不能杀了那个贱人,不能让赫连才难做。

    百里碧瑶站起来,说道:“我会,我一定会为红缨报仇的。”

    百里碧瑶让人继续监视黄金玉,晚上的时候,黄金玉终于是按耐不住了,悄悄的从后门离开了黄府,坐上了一辆马车。百里碧瑶收到暗卫的回报,马上换了夜行衣,离开了翠微园。

    百里碧瑶按着暗卫的记号,一路跟随,来到了上一次的那一座别院里。

    百里碧瑶的轻功师从逍遥谷,比起红缨,虽然不及,但是也不差了。到了的时候,正好看见暗卫一身黑色的衣裳隐藏在黑暗当中。

    百里碧瑶屏住呼吸,到了暗卫的身边,暗卫想要说什么,百里碧瑶示意他不要说话。

    借着细微的小洞,百里碧瑶瞧见了黄金玉在屋子里坐立不安。

    “怎么样,殿下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看到有一个侍女进来,上前询问。

    侍女说:“殿下日理万机,事情多,暂时没有时间见你,让你回去。”侍女说话,面无表情。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没有时间见我。你去告诉他,我怀有他的孩子了,若是他不来见我,我就,我就带着这个孩子,去告御状。”黄金玉不敢相信,那个男人居然是在吃干抹净之后,毁了自己的身子之后,就这样毫不留情的给了自己重重的一击。

    若不是因为大夫说自己的身子异于常人,不能吃药小产,她一定不想要这个孩子。大夫说若是吃药,很可能就是一尸两命,就算是侥幸,也一辈子不能成为母亲。

    她是想要嫁给表哥,但是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想想,现在这样,若是不能嫁给表哥,那么就跟随着殿下,有表哥在,就算是不能成为正妃和侧妃,那么庶妃还是可以的。

    日后殿下登基了,自己就是娘娘了。这是黄金玉心里想的。

    “黄小姐,你这是威胁殿下。”侍女看着黄金玉,语气比起刚刚还要冷上几分。

    “不是我要威胁他,而是他不给我活络。我已经是有了身孕一个多月了,难道他就不用负责。”

    “呵呵。”侍女冷笑:“当初你自己爬上殿下的床的时候,怎么就不说说是你自己下贱。”

    黄金玉被刺激了,大声的说道:“不是,不是我。是他逼我的。是他强硬要了我的身子的。”

    “黄小姐还是自重吧。”侍女说道。

    “殿下说,你若是胆敢出去多说一句话,便杀了黄府上那位老太太。黄小姐,做任何事情之前,想想你的祖母吧。”

    黄金玉看着侍女离开的背影,疯狂的放声大哭起来。可是她不敢打掉这个孩子,她不敢。她怕死,也怕失去眼前所得到的富贵生活。

    百里碧瑶猜想事情并不会完结了,果然没有多久,就有人提着一盒子的食物过来。

    来的女子不是刚刚那个侍女,这是一个很爱笑的穿着粉色衣裳十五六岁的女子。女子放下盒子,扶起了黄金玉,关心的说道:“姑娘这样坐在地上,对身体不好。而且已经是哭了那么久,也应该是休息一会儿了。”

    黄金玉看着来的这个女子,是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时候自己沐浴的那个。当下就好像是看到熟悉的人一样,握住女子的手说道:“帮我,求你帮我。我要见你们的殿下。”

    女子看着黄金玉,为难的说道:“姑娘,就算你是见了殿下又如何?难道你觉得你可以进入殿下府中。其实我觉得姑娘如今这样还好,府中正妃和侧妃都不是善良的人,你觉得你怀着身孕,能够在那样的地方生下孩子?倒不如听奴婢的,回去,好好的沐浴休息,这件事就当做是从来没有发生。好好的安胎,等到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是你有资本和殿下谈判的时候。这个时候进殿下府中,只会是骨头都不剩的。”

    黄金玉想了想,觉得这个女子说话很对。若是这个时候自己进入王府,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那么只有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才能做打算。他三十岁了,只有侧妃生了一个儿子,正妃也只有一个女儿,若是自己生下的是儿子,那么一切都会不一样,他一定会重视自己的。

    “好,我听你的。”黄金玉点点头说道。

    “那就好。”女子笑着说道:“姑娘先吃点东西,我送姑娘出去。”

    黄金玉离开之后,那个女子身后出现了两个穿着同样服饰的十七八岁的女子,其中一个女子开口问道:“小姐,为什么帮黄金玉。”

    粉衣女子望着夜空,带着平静的语气说道:“这有什么的,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我被圈禁在这里,已经是一生的悲哀了,我不希望,黄金玉跟我有同样的命运。”

    “小姐,你不爱殿下?”

    “爱,也许吧。可是早就已经是心死了。就连当初她在我的地方,跟别的女人做那样的事情,我也觉得我能够很平静的面对。”粉衣女子说。

    “云儿醒来没有?”杨子云,是女子的儿子。

    “还没有。少爷睡得很沉。”

    粉衣女子笑着走向那个居住着自己儿子的院子,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孩子。这是自己和他的孩子,她伸手为孩子掖了一下被子。

    想起自己活了二十三岁,却被圈禁在这里七年了。当年她家破人亡,他路过救了自己,从此以后,她的生命里就装着他,可是回到京城之后,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不一样的。他是大皇子,而她只是一个失去了家族庇护,父母兄长都死去的孤女。

    从此他把她养在了这个别院里,一养就是七年,每隔一段时间过来一次。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她圈养的一个小猫小狗,喜欢的时候就抱一抱,不喜欢的时候,就从来不会多看一眼。

    看着儿子,他四岁了,自己想要获得自由的心,更是强烈了。

    周围的丫头都已经是睡下了,屋子里灯火还亮着。百里碧瑶从窗子跃进。

    女子看到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你是谁。”

    百里碧瑶看着眼前的女子,觉得很眼熟。和云安长得有七分的像。她猜到了她们口中的殿下是谁,再联想,这个女子说的圈养,她心咯噔一下。

    这个不见天人,却是长得像云安的女子。百里碧瑶脑海中有一个答案呼呼的出来了。

    她暗道,天啊,太疯狂了。

    “你想离开这里?”百里碧瑶问道?

    “你到底是谁?”女子已经是恢复了淡定,问。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问你,你是不是想要离开这里。”百里碧瑶坐下来,最近微微扬起,问道。

    “你快离开吧,这里有不少护卫在。”女子转过头去,说道。

    “我知道,这里有二十三个护卫,十五个丫头,只是这些人,已经是睡着了,不到明天是不会醒来的。我再问你,你想不想离开。”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女子问道。

    “不相信我,可以啊。我这就走,但是你若是相信我,我就带你离开,我是不忍心看着你在这里不见天日一样的。”

    “你为什么帮我。”女子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样好的事情,突然有人说,来救自己出去。

    “你长得很像我一个好姐妹,我看到你就好像是看到她一样,所以我想帮你。”百里碧瑶淡淡的说道。

    “很像你的好姐妹?”女子带着疑问。

    百里碧瑶点点头,女子心里已经是有了答案,原来一直是透过之看别人。苦笑,心里做出了决定:“我离开。”

    她很快的收拾了东西,他送给她的首饰,她一件也没有带,只是简单的收拾了自己和孩子的衣裳,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但是绝对不想呆在这里,成为别人的影子,一辈子的被关在这个院子里。

    她更是不想自己的儿子一辈子这样下去。这样的无名无分,就连儿子日后也抬不起头来。她觉得她出去之后,可以带着儿子去一处无人认识自己的地方,改名换姓,成为一个寡妇,立女户,一辈子守着儿子过日子。

    “走吧。”她背着包袱,抱着杨子云,对百里碧瑶说道。

    “你决定了?”百里碧瑶问道。

    “决定了。”

    百里碧瑶伸手接过女子背后的包袱,说道:“孩子给我帮你抱,我们不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出去。”

    百里碧瑶做了一个手势,暗卫从外面进来了;“带这位姑娘出去。”

    “你安心的跟着他,他会带你出去,你的孩子,我帮你带着出去。”百里碧瑶说道:“快点。”他们能够把护卫弄倒,是因为护卫武功不高,若是是别的人,就不敢说了。

    女子看了一眼百里碧瑶,蒙着脸,但是眼神清澈,她愿意为了自由,选择相信她。

    百里碧瑶抱着孩子,毫无阻拦的就离开了这座小别院。她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扬起,不管你是谁,明天就能知道了。别院里住着的这个女人,一定是意义不一样的,若是失踪了,想必幕后那个人就会没办法躲藏了吧。

    百里碧瑶把人带到了翠微园。

    “这是什么地方。”女子紧张的问道。

    百里碧瑶看着女子,笑着说道:“你暂时在这里居住,等到风头过了,你再出去。现在我不能保证完好无缺的带着你离开京城。”

    “你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只是不想你就这样被困一生。”百里碧瑶淡淡的说道。

    “这里安全吗?”女子问道。

    “这里若是不安全,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放心住下,我很快就会让人送你们母子离开。”百里碧瑶做出承诺。

    “我叫石小慕。”石小慕突然说道。

    “嗯。”百里碧瑶淡淡的说了一声。

    “院子里有两名丫头,你住在在这里这几天,她们暂时会照顾你们的。”百里碧瑶说道。

    百里碧瑶回到了翠微小筑,玉晴不解的问道:“听说夫人带了个女子回来。”

    百里碧瑶笑了笑:“一个很有意思的女子。”

    玉晴绣着衣裳的手顿了顿:“什么样子的女子,居然会让夫人感到很有意思。”夫人感兴趣的事情不多,没有想到,还会有人让夫人看上眼了。

    百里碧瑶无奈的想了想:“你明天见了就知道了。这两天你和紫月过去照顾那个女人和孩子,不能让给其他人见到她们母子。”百里碧瑶不想招惹麻烦。

    玉晴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街上到处都是官兵,说是昨天晚上大皇子府上进了刺客,大皇子受伤了,皇后和陛下都震怒了,让人彻底的搜查。

    百里碧瑶正在吃早饭,嘴角微微的扬起:“原来是他。”殿下,难怪。黄金玉,你还真是能干,居然勾搭上这个男人。

    “夫人打算怎么做。”冰星问道。

    最近冰星在百里碧瑶这里是越来越受重视了,这个丫头,原来是很聪明的,敢情以前一直都是藏拙的。自从玉晴成亲之后,开始协助苏总管统管了翠微园大小事情。百里碧瑶观察了冰星一段时间,觉得可靠,便开始把不少的事情交给她。

    “夫人,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女子,和公主长得挺像的。”玉晴给客房的那对母子送了早饭过去,看到那个女子的时候,都是吓了一跳。

    “那才不是咱尊贵无比,美艳无双的云安公主。那是杨逍的女人,那个孩子是杨逍的儿子。金屋藏娇,懂不懂。”百里碧瑶吃了一碗稀饭,很满足似得:“吃完了,冰星,咱们走,今天继续去奋斗。”

    冰星笑了笑跟在了身后,出门的时候,却是遇见了祁寒。百里碧瑶见到了祁寒,笑着跑过去:“哥哥,你怎么来了。”

    百里碧瑶想要祁寒居住在翠微园,但是祁寒坚持不肯,他说:“我的府邸就在京城,作为你娘家人,那有整日里居住在妹妹家里的。别人会笑话的。”

    祁寒看着跑过来的丫头,笑了笑,这几天所有的阴霾都消失了:“小心摔了。”

    “哪里会,你妹妹没有那么娇弱。”百里碧瑶笑着说。

    “你怎来了。”百里碧瑶再次问道。

    “你要出去?”祁寒摸了摸百里碧瑶的头:“哥哥有话跟你说。”

    百里碧瑶点点头:“走,咱们进去说话。”

    “瑶瑶,娘亲从小便给我们兄妹各自留了一样东西,你戴着的是水滴形的黄铜坠子。”祁寒说道:“你把坠子拿出来给我瞧瞧。”

    百里碧瑶从脖子上解下了那个不起眼的黄铜坠子,交给了祁寒。

    祁寒拿着坠子,轻轻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在了黄铜坠子上,很快的,黄铜坠子就慢慢的变了,黄铜消失不见了,剩下的是一枚宝蓝色水滴吊坠。

    “怎么会这样?”百里碧瑶不解的问道。

    “其实这湖蓝色的坠子,是外祖母留给娘的,是一对的。我翻阅了关于外祖父家族的记载,这对水滴吊坠,是外祖父的祖传至宝,据说是血寻教的灵魂印记。只是后来血寻教落败了,这对水滴吊坠便随着外祖父消失不见了。”祁寒说道。想起自己翻阅西域过去百年的记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发现。

    “血寻教,我没有听说过,不过这样说起来,外祖父以前还是很厉害的,血寻教,听着怎么就觉得是魔教。。”百里碧瑶笑着说道。

    “没错,血寻教百年前其实只不过是魔教,远古时期盘踞在西域的正邪两大势力,由于赫连一族向来不理世事,所以正派人士以凰盟为首。魔道以血寻教为主。只是一百多年前,正魔两道发生了一次大的冲突。本是正邪两道都是旗鼓相当的,只是到了最后关头,赫连一族出手了。魔道终于是被逼退了,毫无办法的情况下,魔教只能是退回了西域河西以西的地方。重要的根源还是血寻教,从那时候开始,血寻教就被大大小小的魔道教派的人欺负。一直到后来没落。”

    “世人都以为血寻教主脉已经是灭绝了,可是没有想到,我们身上带着的居然是血寻教的圣物。”祁寒缓缓的把过去的事情道来。

    百里碧瑶听完之后,坐在了椅子上,笑着对着祁寒说道:“也就是说,我们是魔道的后代。”

    祁寒走到百里碧瑶的身边,笑着摸摸她的脑袋:“字面上是这样解释。可是血寻教早就不存在了,就好像是当初的凰盟一样。”

    “不管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只不过,哥哥这水滴坠子,不会说是关乎什么绝世宝藏的存在吧。”百里碧瑶睁大眼睛问道。

    祁寒笑了笑:“你脑袋瓜子想什么呢,这只不过是当初血寻教众人的一种灵魂信仰,据说,血寻教第一代教主的眼睛就是宝蓝色的。后来教主死了之后,第二代教主无意中获得了这两枚宝蓝色的水滴坠子。颜色和初代教主的眼睛的颜色一模一样,众人纷纷传言,这是初代教主的眼睛。再后来,一代一代的传承,这一对水滴坠子成了魔教的灵魂信仰。”

    百里碧瑶看着站起来拿过祁寒手中的坠子看了看,随后笑着说道:“还真是传言误人,这分明就是蓝宝石。”

    百里碧瑶汗颜,什么教主的眼睛,还有这样的说法。

    “哥哥,你说了这些,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告诉我。”百里碧瑶问道。

    她总是觉得自己的哥哥有点奇怪的。

    祁寒笑着说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只是让你日后进出一定要小心一点。还有就是不管去哪里,记得一定要戴上这坠子。”

    “这么重要吗?”百里碧瑶问道。

    “自然很重要。”祁寒笑着说道:“对了,你嫂子那边来信了,说是,你要当姑姑了。”

    百里碧瑶闻言,开心的站起来:“哥哥,你说,你说我要升级当姑姑了?”

    “是的。”祁寒笑了笑,收到信的时候,祁寒自己也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孩子,以前真的是从来就不敢想象的。这些年来一直想着的就是寻找妹妹,找到妹妹之后,就是希望看着她幸福。就是娶腊晴,也是因为她适合,而且妹妹也喜欢她。

    还觉得若是要娶别人,倒不如娶这个从小就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女子。

    就这样成亲了,她怀孕了,如今想来是很奇怪的感觉。要当爹了,祁寒笑了笑。

    “好了,这才是你今天来最重要的事情吧。我知道了,我得给我小侄子小侄女准备好礼物才行。”百里碧瑶想了想:“你还是赶紧去把这件事告诉姨母吧。向来姨母和司徒大哥知道了,一定很开心的。”

    “我这就去。”祁寒说道:“你一起去吗?”

    “我这几天很忙,就不去了。过几天,等陌尘回来了,我们一起去。”

    和祁寒分别之后,百里碧瑶去了七里村,又开始挖土豆。,土豆和玉米的收成,一共是用了四天时间。玉米只不过是半天就可以了。看着被烧了的玉米地,百里碧瑶的心还是在滴血的。

    等到都收完了,苏陌尘等人也回来了。苏陌尘和杨远等人进京的时候,可以说是浩浩荡荡的。

    这时候,大皇子和卓超暗道不好,自己是中了障眼法。早朝过后,陛下很开心的说道:“众位卿家,陪着朕去见贵客吧。”

    说完之后,四爷带着文武百官来到了神武门。大家都奇怪,到底是来见谁?

    “丞相大人,你知道这是来见谁吗?”有人问。

    丞相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随后又有人问康王,康王却是笑了笑说道:“陛下既然说是贵客,就一定是贵客,大家瞧着就是了。”

    其实康王是知道到底是谁的,昨天晚上,四爷是召见了康王的。跟康王说了这件事,让他和张宇注意今天京城的守卫。

    不一会儿,杨元和苏陌尘骑着马领着一队人马出现了后面还跟着两辆大马车,瞧着朴素,但是懂得的人都知道那马车不简单。

    杨远跳下马,笑着说道:“父皇,儿子回来了。”

    四爷看着杨远,笑了笑:“回来就好。”

    “微臣,见过陛下。”四爷见到爱子,哈哈大笑:“都安全回来就好。”

    “微臣不负陛下所托,接到了国云大师,还有夜家老夫人,还有殿下。”苏陌尘说道。

    四爷点点头:“干得好。”

    “有请国云大师。”杨远走到了第一辆马车前,掀开帘子说道。

    没多久,一个年轻的男子下了马车,随后国云大师才下马车,后面的马车坐着的是夜家老夫人和夜阑还有兰雨。

    国云大师见到四爷,双手合十说道:“老衲国云见过陛下。”

    四爷亲自搀扶说道:“大师多礼了。”

    “一别三十一年,陛下可安好。”国云大师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七十多岁的老和尚,也是景云最受敬仰的大师。

    四爷笑了笑:“托大师的福,朕一切安好。”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陛下要等的,是国云大师。不少人是第一次见到国云大师。都震惊了,老丞相激动的说道:“想不到老夫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国云大师。”

    “这三十一年来,犬子有劳大师照顾和教导了。”四爷说道。

    国云大师心里却是愁啊愁的,这是明晃晃的要求他说谎啊。当初,杨远和苏陌尘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是再三的拒绝的,但是苏陌尘说:“大师,你受景云上上下下百姓还有皇族人的敬仰,可见是一个心慈之人。”

    “大师,您的一个谎话,可以换来景云未来几十年的平静和安宁,可以换来千千万万的人的幸福。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苏陌尘说道。

    想了想,是啊,若是这个人当真日后成为一代明君,那是造福景云千千万万百姓的好事。

    “大皇子,性情好,成熟稳重。从小便是懂得恩德仁义,一点也不用老衲费心。”国云大师说道。

    “孩子,还不见过你父皇。”国云大师对站在身后的赫连影说道。

    众人震惊了,什么时候,陛下还有一个孩子在外面的?刚刚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男子,如今瞧着,居然是和陛下有几分相似。年老的官员,比如老丞相他们都是见过陛下年轻的时候,更是震惊了。和陛下年轻的时候很像。陛下那么多孩子,还没有一个这么像的。

    老丞相有点激动了,这个孩子,瞧着成熟稳重,聪明睿智,比起陛下,也许更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这是景云的希望,景云的希望。还没有完全确定,老丞相便做了一个决定。

    赫连影上前,突然跪在地上,磕了头,说道:“儿臣杨影,见过父皇。”

    四爷哈哈的笑着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父皇可是等了三十一年。”

    杨远看到眼前这一幕瞧着父慈子孝,心里却是汗颜,不是说天子一言九鼎的,怎么到了父皇这里,说谎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杨影这是突然就大了两岁。

    大皇子瞧着,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里生出来了。

    当天,陛下很高调的对外宣布,赫连影年方三十一,真正的杨氏皇族大皇子,母亲乃是岭南夜家大小姐夜佩蓉。

    陛下说,夜氏三十一年前随着母亲夜老夫人到京城的时候,邂逅了当时的四爷,没多久夜氏便怀了杨影,本想着接夜氏进宫的,国云大师却是赶来,说是夜氏肚子里怀着的乃是景云的福星,但是三十一岁之前,绝对不能和父亲见面,只能是在菩萨坐前长大。

    如今正好是杨影的三十一岁,四爷让自己的儿子杨远还有大元帅苏陌尘去把杨影接回来。

    众人这时候看着杨逍的眼神,都有些奇怪。一直以来,杨逍都是高傲的存在,就是因为他是嫡长子。如今嫡子还是嫡子,长子却是长子了。瞧着年龄看来,很明显的杨影三十一岁,杨逍三十岁,而且陛下对杨影的态度,让人不得不怀疑,原来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难怪这个时候还没有立太子。

    杨影的回来,给京城表面上宁静无波的局面带来了变化。那个神秘的岭南夜家,是大皇子杨影的母族,其妻子乃是夜家的孙小姐。

    杨影回来后,陛下直接让他们夫妻居住在宫里。说是等到府邸建造好之后,才搬出去。其实府邸还没有开始选地方建造,到底需不要要搬出去,还是未可知的事情。

    苏陌尘回来了。百里碧瑶下厨犒劳了亲爱的丈夫。夫妻两人陪着孩子吃完饭之后,就瞧瞧的去看过了夜老夫人,夜老夫人瞧着百里碧瑶,开心的握着她的手说了不少话。

    随后两人去了司徒家,如今司徒彦那小子已经是长开了,白白胖胖的,瞧着一点都不像是早产子。

    当初司徒烨磊回来瞧见儿子的时候吓了一跳,自己只不过是离开不到十天,儿子就出来了。而且妻子还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百里碧瑶抱着司徒彦,小家伙睡得很甜。司徒大夫人说这个孩子越长越和司徒烨磊很像了。以前小时候还能瞧见母亲的样子的,但是现在却是一点都不像了。

    百里碧瑶笑着说道:“像爹还是像娘都没关系,反正以后长大了都是俊俏的小公子。”

    宋媛媛笑着说道:“当初还想着,像娘一样先生一个女儿,然后和你做亲家的。”

    百里碧瑶闻言,呵呵的笑起来:“明年再生一个女儿,就可以和我成为亲家了。”当然,这句话百里碧瑶是带着开玩笑的成分的,孩子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才知道的。

    殊不知,二十年后,是某人的女儿嫁入司徒家,而不是某人的儿子娶司徒家的小姐。

    “你们先聊,我出去一下。”宋媛媛对百里碧瑶说。

    百里碧瑶点点头:“赶紧去吧。你儿子就暂时交给我好了。”

    和司徒夫人说说话,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外面却是有丫头来说:“大少夫人把五少夫人给推到湖里去了。”

    众人震惊,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是救上来了,大夫看过之后,说是没事,下次可是要注意了,要是再来一次,孩子就保不住了。

    三夫人听着丫头的回报说是大少夫人宋媛媛把五少夫人推到湖里去的。

    三夫人有点不可置信,宋媛媛嫁到家中来那么久了,一直都是温良恭俭让,对长辈都是恭恭敬敬的。

    就连自己在边关的丈夫回来了瞧见了,都说自己和大嫂为烨磊挑选了一个好妻子。将来一定能够把司徒家管理得很好的。三夫人不否认丈夫说的话。

    就连素心这个孩子,丈夫都说了是一个天真纯善的孩子,配老二那有点火爆的性子,也是不错的。反倒是自己寄予厚望的琦儿,丈夫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还可以吧。”

    “娘,不要怪大嫂,大嫂也是无意的。”林琦儿声音虚弱的说道。

    “大嫂,我和我的孩子都不会和你抢什么的,你放心吧,司徒家是彦儿的。”林琦儿怯弱的说道

    宋媛媛冷笑,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居心。这样的恨不得置自己于死地。明明就是她看到自己,拉着自己到湖边说是陪她说说话,然后是她自己突然跳下去的,自己想要伸手去拉,但是却拉不住。没有想到到了林琦儿和林琦儿丫头的口中,却是自己要推林琦儿下湖,要杀了林琦儿和林琦儿肚子里的孩子。

    “我要杀你肚子里的孩子?”宋媛媛冷笑:“弟妹,说话凭良心。是你拉着我陪你子啊湖边说说话的,然后你突然就落水了,我想要拉住你,也来不及了。怎么到了你和你丫头的嘴里,事情就变了一个样子。”

    “大少夫人,想不到你居然是不承认。明明就是你推我们夫人下水的。你说你绝对不能容得下我们夫人生下小少爷。”丫头哭着说道:“其实我们夫人压根儿就没有想过和彦少爷抢什么,夫人尝尝说司徒家日后都是大少爷和彦少爷的。还常常摸着肚子说孩子,你日后一定要做一个乖孩子,一定要好好的帮助你彦哥哥守住司徒家的荣耀。”

    三夫人闻言,瞧着宋媛媛,脸色变了。

    “婶娘,弟妹落水,真的不关我的事。”宋媛媛对三夫人说道。

    “你们都说我想要害你们夫人的孩子,她的孩子都还没有生出来,是儿子是女儿都还不知道,我犯得着为了一个还不知道是还是女儿的胎儿下杀手?再怎么说,那孩子生出来以后还得叫我一声伯娘,我就不怕夜里这个孩子化成厉鬼来找我。你们还真是太瞧得起我了。我就算想要找死,也得为我家彦儿积德。”

    宋媛媛很生气,可是这种百口莫辩的事情,真的让她很憋屈。

    大夫人说道:“是不是什么误会?”大夫人是相信宋媛媛为人的,这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是不可能回去害死的。

    反倒是林琦儿,想起以前自己母亲说过的,林琦儿的母亲小时候就是一个不安分的孩子。而且林琦儿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一向是不多话,但是这样的人,就像是一条潜伏的毒蛇。

    她对林琦儿,开始有了戒心了,日后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靠近自己的孙子。

    “三夫人,五少爷请你过去。”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进来,悄悄的在三夫人的耳边说道。

    三夫人出去了一会儿之后才回来,回来就直接握着宋媛媛的手说道:“我相信这是一个误会,婶娘相信你不是这样的孩子,回去好好的照顾彦儿吧。”

    宋媛媛看着三夫人,微微一笑,回握了三夫人的手说道:“婶娘,谢谢您相信我。”

    三夫人微笑着说道:“去吧,回去吧。”

    众人都离开之后,三夫人瞧着床上躺着的女人,这就是自己亲自挑选,厚着脸皮跟大嫂说的女孩。她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林琦儿,随后淡淡的对林琦儿的丫头说道:“好生照顾你们少夫人,若是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直接把你们杖毙。”

    林琦儿愣住了,婆母这是不相信自己?

    “娘,喝茶。”书房里,司徒京磊倒了一杯茶给三夫人。

    三夫人对司徒京磊说道:“怎么回来了也不提前跟娘说一声。”

    三夫人刚刚是去见了司徒京磊,这个孩子自从上次代天巡查之一直到现在才回来。小半年没有见司徒京磊,三夫人很是想念儿子了。

    “本想着回来给大家一个惊喜的,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司徒京磊说的是什么,三夫人很清楚。带着歉意说道:“娘总是想着给你挑选最好的,却是没有想到,看错人了。”

    “娘,何必这样想呢。”司徒京磊把手放在自己母亲的肩膀,笑着说道:“不管结果是如何,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娘放宽心,只是日后,应该多相信大嫂和二嫂,相处那么久,你应该知道她们是什么人。有些话,不要被身边的人呢多说几句,就开始怀疑。”

    “有时候,你自认为是好人的,却不一定是好人。”

    母子两人,自成婚以来,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话。三夫人突然意识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一件事。一直到了很久之后,她才明白,自己是错得多么的彻底。

    百里碧瑶把自己想要南下的事情告诉了苏陌尘。苏陌尘蹙眉:“你又要走了。”

    “什么叫我又要走了。”百里碧瑶笑着说道:“不就是去南边考察一下,想要在那边开始种植土豆和玉米,京城这边的,我只能是留一部分尝试一下,若是可以。明年就可以大规模的推广开来了。”

    “交给其他人去,好不好。”苏陌尘不想百里碧瑶离开自己的身边。

    “不好,这件事一定要我自己亲自去做。”百里碧瑶撇撇嘴:“你还不是经常不在我身边,陌尘,我们还年轻,熬过这几年,就好了。”

    苏陌尘把头埋在百里碧瑶的肩膀,狠狠的抱住这个不听话的女人,好半响才说道:“好吧,照顾好自己。”

    每一次说好的不分离,都只能是美好的愿望。

    每一次的相聚,其实就意味着,下一次的分离了。百里碧瑶这一次只是去考察,所以孩子也没有带,都留在家里。自己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些衣物,带着紫月,玉晴,还有赫连奇等人离开。

    苏陌尘目送着妻子离开之后,对赫连轩说道:“夫人身边的暗卫有几个?”

    赫连轩想了想,说道:“七个。”

    “再给七个。”苏陌尘低声说道:“这件事不要让夫人知道。”

    赫连轩有点无奈了,七个都是暗卫里武功最好的。而且赫连奇还带着三个弟子跟着,紫月和玉晴武功都厉害。爷也太不放心夫人了吧。

    可是苏陌尘的话,他们一向必须服从的。

    百里碧瑶把目的地定在了镇南道,镇南道的首府是罗城,她们就直接把目标落在了罗城城郊外面。

    百里碧瑶一行人只是花了五天的时间就到了罗城了。第五天早上下船之后,赫连奇去买了马,众人骑着马,在天黑之前进入了罗城。

    到了罗城之后,百里碧瑶便对赫连奇等人说:“先去休息,晚饭我让人送到你门的房间里。若是不够,你们再自己点菜。明天早上我们再开始去城郊瞧一瞧。”

    她来到罗城,其实可以去找罗城的知府司徒博磊的。那是四夫人的长子,司徒家的四少爷。

    可是百里碧瑶想着,等到都把田地给找寻到了,然后再去找司徒博磊。

    第二天早上,紫月便来说:“夫人,罗城目前最大的米粮商行就是林家的。如今掌家的是林家的唯一儿子林重杨。他们在罗城城郊外有大量的田地,我们若是想要在罗城立足,必须和林家打交道吧?”

    百里碧瑶笑着说道:“还是紫月聪明。知道去打听这些。”其实在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是知道了罗城的大致的事情了。林家,罗城比较老的一个米粮世家,说是世家,其实也不算是,只是一直以来,林家都能够屹立不倒,还算是不错的。据说目前这位林家的家主,是一位有能力的人,比起老家主来,还要有魄力。

    百里碧瑶吃过早饭之后,便女扮男装带着玉晴和紫月前往了城郊外面的村子里查看,两天的时间,去了不少地方,但是都不满意。有些地方山太高,有些地方水流难。一直到第三天,才遇见合适的,满意的。那村子是属于丘陵地带。

    如今这座村子种着的是水稻,已经是开始呈现金黄色了。甚至有些不靠近山边的,日照时间长一点的都已经是成熟了。百里碧瑶找人询问了一声,说是只要再过三几天就可以收割了。

    之前遇见的,都是才开始有黄色的景象。这里倒是就要收割了。看来都是因为日照的原因。百里碧瑶看中了这里,而且不远处就是一条河流,山也不高。

    百里碧瑶询问了一些当地的居民,他们一亩地的水稻有多少收成。

    “听姑娘的口音,不像是当地人。”老汉笑着说道。

    百里碧瑶愣了愣:“老伯怎么知道我是姑娘的。”

    老汉说道:“男人哪里会有这样的眉的,姑娘,老头我今年七十有三了,年轻的时候也出去闯荡过,所以看人还是挺准的。”

    百里碧瑶有汗颜。怎看着也不像是七十多岁的。

    “其实你们应该叫我老爷爷的。”老人家笑着说道:“来,去哪里坐着说,今儿老头子我有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给你们说。”

    百里碧瑶和老人家坐在树底下,老头说道:“我们这里,是双季水稻的,过几天就可以收成了,等到七月份的时候又开始种植,早稻一亩地顶多是两百斤的收成,晚季还能有三百斤,都是最多的才有,若是家里的水稻差一点的,一年也就三百斤左右。”

    百里碧瑶没有想到,一亩地的水稻一年好的话也就只有五百斤。再计算一下,每年要交的税?

    “那你们每年需要交多少赋税。”百里碧瑶问道。

    老人家想了想,随后说道:“若是按照老头子这样的家中只有一个儿子,两个孙子的。一年需要教三两一百文。还有一百斤粮食。”

    “若是家中人口众多的,就需要多交,五人之家的就是三两一百文,嫁回来的媳妇是一百文的,若是媳妇生的是孙子的话,就多三百文。”

    百里碧瑶没有想到,农业赋税是这样计算的。

    对于商业赋税,百里碧瑶其实需要考虑的也不多,这些都是交给了家里那个小管家婆苏玉芬给搞定了。来到京城之后,温泉度假村都是司徒华磊在管理,这些收入支出也是,自己只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就看账本就可以了。

    说起来,这方面,她还真的是白痴一个。

    “你们这样,家里多人的,不就是很难过得下去。”百里碧瑶带着疑问问道。

    “怎么会呢,其实我们这边还算是很好。林家,罗城林家,你知道吧,最大的米粮商行。大米是我们吃不起的东西,但是我们可以把大米拿去和林家的米粮商行换取小麦。一斤稻谷,我们可以换取三斤小麦,或者可以选择银子。其实我们南方的人,可以种植稻谷,而且靠近海边,可以打鱼,算起来,我们还算是富裕的。生活上,比起别的地方的人,要好很多。满足了。”老人家开心的说道。

    “陛下是仁君,其实一年一百斤粮食,算是好的了。以前年轻的时候到过东月,东月皇族苛刻,百姓民不聊生。反倒是我们景云,特别是当今陛下,好很多了好很多了。”老人家呵呵的笑起来。

    百里碧瑶瞧着老人家很满足的样子,心里有点难受,但是也有点感慨,看来四爷很得景云上下的爱戴。

    一百斤粮食,其实军队那么多人,还是不够的。想来这些年,四爷没少为这些事情而头疼。

    百里碧瑶想了想说道:“你们为什么不把田地都给租出去了,这样你们每年就可以不用担心生计了。”

    “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我们除了要交银子,还需要交米粮,不是一般的商人可以承担的。而且种植粮食,是看天吃饭的。若是天气不好,收成不好,那么这一年只有亏本了。”老人家说道。

    百里碧瑶想了想,也是,若是收成不好,不单要交赋税,而且还要给银子。还要交田租给。想想,若不是有十分的把握,一般是不会这样做的。

    “老人家,你瞧瞧,你们不是很快就收割稻谷了,你说若是我想要租你们的田地,你看你们需要多少银子才能接受。”

    “赋税这些都是我的,你们完全不需要缴纳赋税,而且我租你们的田地,还需要人帮忙,你们帮我,我给你们结算工钱。”

    百里碧瑶认真的说道。

    “呵呵,小姑娘,你是哪里的人。你需要这些田地是用来干什么的?”老人家只当这个小姑娘是在开玩笑的,瞧着也就十五六的孩子,许是那一户人家的小娃儿跑出来玩儿的。老人家也是无聊了,有人陪着聊天,何乐不为。

    百里碧瑶笑了笑,说道:“我是翼南道人,如今居住在京城。我们家是做生意的,如今想要租田地种植一些粮食。京城那边的天气不太适合,想着,来你们这边看一看。”

    老人家乐呵呵的和百里碧瑶说了很多,百里碧瑶再三保证。他是真的看中了这一条村子的,去了那么多地方,还是觉得这里适合种植土豆和玉米。

    百里碧瑶在这个叫木山咀的地方和这位叫木老爷爷聊了很久,百里碧瑶说等到他们收割完之后就会再来的。

    百里碧瑶完全没有想到,她在这边山清水秀的地方悠哉的想着赚钱。京城司徒家那边却是发生了让三夫人极度奔溃的事情。

    六月十三,林琦儿不顾三夫人的阻拦带着丫头出去逛街买东西,谁想到,居然会是落入了达格在京城的钉子的手里。司徒家派了人出去找,可是没有找到。

    三夫人一脸苍白,神情憔悴:“都怪我,若是我一定不让她出去,这样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说完之后,三夫人哭了。林琦儿的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这可怎么办。

    大夫人也没有想到出去逛街,居然会是发生这样的事情。

    司徒家已经是出动了不少人去追了,但是对方太狡猾了,到现在为止,居然是还没有看到人。

    京兆尹张宇也派人出去追,依然是毫无消息。

    一晃半个月过去,没有人知道任何关于林琦儿的消息。宋媛媛抱着司徒彦,说道:“都已经是半个多月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她是没有想到达格的人居然是这么聪明,人被她们捉走之后,居然是没有半点消息。

    “会不会是一开始我们追查的反向就是错的。”司徒烨磊说道。

    “不可能,我们的暗卫亲眼瞧见了林琦儿被带走的。”司徒京磊说道。

    想到林琦儿如今已经是怀孕六个多月了,但是到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司徒京磊也是有点担心的。虽然不是心爱的女子,但是肚子里还孕育自己的骨肉,想到母亲期盼那么久的孩子。

    皇宫福安殿一个偏殿里,被不少的人暗中四处的把守。大皇子和一个男人一起走了进来。

    大皇子问道:“师父,林琦儿可是还听话。”

    男人笑着说道:“有我在,不会出事的。”

    “那就好,那就劳烦师父让人把这个女人弄出京城去。然后交给我的人,让他们把这个女人带到胡地交给达格。”

    男人点头:“你们师兄弟决定就好。”

    任何人都想不到那个跟在太后身边,瞧着是眉清目秀的中年太监,居然是几十岁的血魔。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是大皇子和达格的师父。

    当初夜月就是和大皇子还有血魔打成平手,后来血魔出手,就受伤中毒,差点死在地震当中的。

    “让那边的人行动,不要再拖延了,等到冬天的时候,胜算就少几分了。”血魔说道。

    “是的。”

    就这样,林琦儿就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到了极地。这时候距离被捉那一天已经是过了一个月了。

    百里碧瑶也已经是完全说服了木山咀的村民,在司徒博磊的帮助下,顺利的签下了木山咀未来两年的租地。

    京城那边的种子一到,马上就开始风风火火的种植起来了。等到事情完成之后,已经是七月中了,这才想起了,自己离开了京城已经是一个月多了。

    木山咀有了百里碧瑶临时的家,不大,只是足够京城来的那些种植骨干居住了,还是以前在苏家村带来的人。留了两个在京城,其余的人跟着来了。

    把事情都交给了他们,百里碧瑶便带着玉晴紫月离开了。让赫连奇留了几个人在这边,以防止会出事。

    等到回到京城,而景云和胡地战争也开始。东月也加入了胡地的阵营当中,景云同一时间是面对这两大国家的攻击。丹州道那边已经是展开了第一场战斗,目前,景云还是取得了胜利。

    极地那边,百里战亲自上阵,和达格对敌,在人数相仿的情况下,两人打了一个平手。

    百里战的军营里,杨云安坐在下首,一起的还有几个老将。杨云安这半年来,凭着聪明睿智和稳重,在军营中混得风生水起的。完全依靠自己的能力,做到了统领一支三百人的先锋军的少将军。

    而且很得百里战的另眼相看。军营除了百里战,还没有人知道杨云安的身份,但是大家都喜欢她,虽然长得娇小,但是有能力,有头脑,这是当兵人佩服的。

    “现在达格的人盘踞在关外的梧桐山里,哪里的地势复杂,不好取胜,但是我们必须要把他们赶出梧桐山,才行。”副将说道。

    “何止是赶出梧桐山,他们的草原,他们的牛马羊群,他们的女人,咱们都要了。”杨云安笑着说道。

    “哈哈,少将军说得对,他们的草原,他们的牛马羊群,他们的女人,咱们都要了。捉回来,给咱家婆娘洗衣裳也好。”其中一个中年将军说道。

    “暖被窝也不错嘛。”杨云安笑着说道。

    “可不,你小子才来是不知道,咱和胡地的人打交道十几年,胡地的女人,凶得很,要是用来暖被窝,指不定前一刻还在和你翻云覆雨,下一刻你就死在床上了。”其中一个老将说道。

    杨云安笑了笑。

    百里战看了一眼杨云安,微微叹息,当初来的时候是多么清纯的一个姑娘,瞧,现在被军营这一群汉子给祸害了。

    “好了,大家一起看看应该怎么样做。”百里战说道。

    随后大家开始商量起来。一起到了天黑才决定了让杨云安带着自己麾下的先锋军前往梧桐山去,百里战要求的是打探消息。

    可是杨云安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她带着自己麾下的人趁着月黑风高的时候,便开始瞧瞧的出发了。

    “少将军,我们去哪里?”她的副将问道。

    “月黑风高,杀人夜。自然是去杀敌人。”杨云安最近微微扬起。

    “杀敌人?好,老子就是喜欢把敌人给杀得片甲不留。”

    杨云安:“小声一点。”

    一群人,化整为零,消失在深山里。

    若是司徒京磊见着了,一定会是觉得不可置信,当初那个手指流血了,也要委屈的跟自己抱怨的姑娘,却是在这样的黑夜里,带着人杀到敌人的军营了。

    驻守梧桐山的是一个叫巴尔部落的少主带着自己部落的在驻守,身边的军师却是达格的人。

    “看着点,警醒一点。”巴尔少主大声的说道。

    “是。”

    梧桐山四面都是山,巴尔等人如今主要停留的却是在山窝中的一个小村子里。达格派来的军师提议过,主要的军力还是放在四面的山上,不要把大部队的军力留在村子里。

    却是巴尔少主却是一意孤行。觉得现在梧桐山这十来户村民都已经是被杀了,这里都已经是自己的地盘了,还用担心什么?

    杨云安带着的人就是从南面的山上来的。草原的人不适合在山林里作战,这一点,正好是成全了杨云安。她带着人很快的把山上那些守卫军给杀了。随后三十多个武功高强,懂得胡地语言的人跟随这杨云安,大大咧咧的在换防的时候,潜入了巴尔的军队里。

    三更的时候,最是疲惫的时候,杨云安出手了。她让一部分找到巴尔的军粮所在的地方,随后自己却是独自前往巴尔的军营,擒贼擒王,她要活捉巴尔少主。

    据她所知,巴尔部落的汗王只有一个儿子,这是巴尔部落的命,根,子。是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的。

    巴尔汗王为人残忍,但是却一直很重视这个唯一的宝贝。若是他唯一的继承人,在这里失去了性命,他就不相信,巴尔汗王还能这样淡定的跟达格一起合作攻打景云。

    巴尔不是一个好色的人,但是却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他有点自以为是,觉得这里都已经是自己掌控了,可以为所欲为了。他的营帐也只是留了两个普通的士兵在守卫。

    杨云安轻而易举的就把巴尔少主给掳了出来。娇小的身影,扛着一个男人,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营地里。

    不一会儿,营地里突然就有人大声的叫喊道:“失火了,失火了。军粮被烧了。”

    这样喊声铺天盖地的传来,远处高高的山上,杨云安嘴角微微的扬起:“达格,这是本公主送给你最美的礼物,感激我吧。”

    对身后的人说道:“放滚石。”

    轰隆的声音传来,滚滚大石向着山下而去。杨云安虽然是觉得有点奇怪,今天晚上的任务完成得也太顺利吧?就好像是有人在暗中相助自己一样。

    但是她不敢在这样的地方多停留,留下一些兄弟把剩下的滚石给弄下去,自己就带着一部分的兄弟回去了。

    等到他们都走远了,才有一个男子狼狈的从山下到山上,他抹去脸上的汗水,说道:“这个死小子,看着长得这么矮小,要不要这么恨,差点就把小爷我也给埋葬在这山谷当中了。”

    杨云安带着人,把巴尔少主给回来的消息很快便传开来了。百里战怒气赶来,拉过杨云安,走进了营帐里。

    “怎么样,百里将军,本公主的战绩还是可以吧。”杨云安笑着问百里战。

    百里战怒火中烧,差点失去理智:“我都说了,只是打探消息,只是打探消息,看看对方有多少人在,你们倒好了,闯营地,烧军粮,掳少主,放滚石。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向陛下和娘娘交代。”

    “公主殿下这是希望微臣满门抄斩了。”百里战咬着牙说道。

    杨云安站起来,连忙说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

    “你当然是可以好好的回来,可怜我,差点死在你的滚滚大石下。”一个身穿着军服的男子走了进来。

    杨云安大声的说道:“你不是大哥派给巴尔的军师。”

    男子笑了笑:“看来公主还是记得在下的。”

    “这是,这是你的人?”杨云安问百里战。

    “这是我身边的军师,只是多年前,为了监视敌军的动静,伪装成为胡地的人,投靠了达格罢了。”百里战说道。

    杨云安没有想到,多年前百里战便开始安插人在了达格的身边。

    “那么你现在为什么又出现。”杨云安眨眨眼问,打入敌人内部,这可是不简单的事情啊。

    “你的滚石,可是压死了不少巴尔部落的军队的人。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生,你说还能在那样的情况下活着吗?我回去胡地那边,不就是找死。”肖镜说道。

    “好了,公主殿下见天的举动也真是足够胆大的。”肖镜看了一眼杨云安。

    “我还以为你是小子呢,瞧你扛着巴尔少主离开的时候,硬是愣了愣。想不到居然是一个姑娘家。”肖镜笑着说道。

    “好了,这不是你可以打趣的人,再有下次,公主殿下便回宫去。”百里战严肃的说道。

    “凭什么要我回宫去,我在这里好好的。”她才不想回去,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去了。她觉得在军营很好,她喜欢这里的感觉,喜欢马上厮杀这种感觉。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体内这种莫名的归属感哪里来的?好像是来到了军营之后,自己才像是真正的活着。

    “公主殿下不服从军令,这样的人。留在军队有何用。”想到若是今天晚上她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就真的是没有办法向陛下交代了。她当真是以为她这么简单就能够把人给掳出来,若不是肖镜的帮忙,也许她早就被人射杀了。

    “将军,卑职错了,甘愿受罚。”杨云安说道。

    “好,罚你回去面壁思过,十天之内,不能回军营。”他不能把她当做是真正的军人一样的打板子还是怎么样责罚,只能是想办法让她暂时的离开军营。

    杨云安咬着唇离开了,肖镜摇摇头说道:“你是决定了这两天之内攻打胡地吧,想着十天之内,夺下胡地的第一座城吧。”

    百里战笑了笑。

    “我帮你。”肖镜哈哈的笑说道。

    杨云安第二天早上便离开了军营。巴尔少主已经是完全交由百里战的直属看管,杨云安算是放心了。

    骑着马,一路优哉游哉的向着城里去。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她多数是居住在军营,就算是回去,也是居住在北王府。

    杨云安刚刚进到王府,就看到了杨安廷出现在了王府门外,而且还有几个武功瞧着不错的人跟随。

    “安廷哥哥,这是去哪里?”杨云安上前问道。

    “刚刚我们在城里的密探来报,说是发现了一对商人的很可疑。我打算去看看。”最近边关进出都是检查得比较严厉。他可不想在自己父王管辖的地域里出现了问题。

    “我跟你一起去。”杨云安是不知道,这一去就是改变了她一生的所在。

    她们到了商人所在的客栈里,他们正在整装待发,杨云安无意中瞧见了一个好像是很属下的脸庞,总是觉得在哪里见过的,而且她的手里,还戴着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手镯。

    “那是当初她送给宋媛媛的大婚礼物,手镯是翠绿色的,觉得很适合宋媛媛淡雅的气质,就让人送过去了。想不到会在这个女人的手里的。她肯定这个怀孕的女人不是宋媛媛,到底是谁?

    是司徒家的?答案呼之欲出。

    那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而且瞧着好像是被人受制了一样。随后想起了,丹州道如今正在和东月打仗,而东月和胡地已经是联手了。他们想要用这个女人,逼得司徒家就范。

    杨云安等人一直悄无声息的分散开来尾随这这一群人出了城里。

    “终于是出来了,老子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为首的一个男人说道。

    “是啊。”

    “大哥,你说距离城里已经是有一段路了,眼看着马上就要把这个女人带给大王子了,瞧着长得不错,水灵水灵的,你说我们兄弟若是不尝一尝,是不是很可惜了。”其中一个男子提议道。

    为首的男人想了想,那个男子又说:“这可是景云贵族的少夫人,你说我们若是让这个女人在臣服在我们的身下,会是多么的爽快。也好补偿我们这些天来的提心吊胆。”

    “没错。说起来,老子还没有尝试过孕妇是何滋味呢。”为首的男人说干就干,果真是让人把马车开进了路边的林子里。

    为首的男人马上就进了马车,里面很快就传来了女人的呼救声。还有男人疯狂的声音...

    “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的孩子。”林琦儿大声的叫喊。

    “放过你,老子还没爽够呢。”

    没多久,却是听到了外面厮杀的声音,男人被吓了,一下子就软软的了。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杨云安让人把马车向着城里开去,赶紧回王府。

    看着衣衫褴褛的女子,杨云安脱下了自己的外面披着的薄衣,说道:“没事了。”

    “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为什么不早点来。你们早点来,我就不会变成这样。”林琦儿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她第一眼瞧见,就已经是认出她了。这个深爱着自己丈夫的公主,想不到居然会是在这里出现。她恨,她想着,她一定是故意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突然捂住自己的肚子:“我的肚子很痛。”

    杨云安对外面说道:“快点,快点。”

    回到王府,医女来看了之后,说是动了胎气。已经是有了小产的趋势。

    杨云安说道:“务必保住大人和小孩,本公主要你务必保住她们。”

    王妃上前,慈爱的拉着杨云安的手,说道:“孩子,你要沉住气。”

    杨云安眼眶红红的说道:“那是司徒京磊的妻儿啊,我不能让她们在这里出事的。”

    北王妃无奈。

    “这个女人死了不就更好,这样你不就可以和司徒京磊一起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宁安公主说道。

    “小鬼头,你懂什么。小小年纪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那是一条人命。”北王妃严厉的看了一眼宁安公主。

    “反正她就不是好人。”宁安想起了自己和百里碧瑶的通信当中,百里碧瑶说过这个女人居然是为了陷害自己的大嫂,不惜的自己跳下湖里。反正她自己都不爱这个孩子,留着有什么用的。

    过了半柱香时间,太医出现说道:“娘娘,殿下,臣女医术不精,里面那位夫人恐怕是保不住了。”胎儿位置不正,只能是保住胎儿,或者是一尸两命。

    “留小孩。”北王妃突然说道。

    杨云安想要说什么,却是被北王妃给阻拦了。北王妃想着,自己一辈子没有做过任何的坏事,若是这一次,这是坏事,就算日后死了下十八层地狱也没有关系。

    想到惠贵妃给自己的来信当中说起,这个姑娘对司徒京磊的爱,北王妃虽然觉得女子爱上男子在先,是有点惊世骇俗,但是想想又何妨呢?

    大人若是因为难产而死,日后也就没有人能够阻拦他们在一起了。

    半个时辰之后,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了,丫头把孩子抱出来说道:“是一位小姑娘。”

    坐在一旁的北王妃最近微微扬起,说道:“小姑娘好。”

    “公主,里面的那位夫人还有一口气在,说是要见你。”丫头说道:“医女大人正在想办法救她。”

    “我这就去。”杨云安说道。

    里面到处都是血腥味,杨云安瞧着躺在床上,马上就有可能死去的女人。

    “杨云安,这一回,你满意了。”林琦儿费尽力气说出了这一句话。

    “你还是少说话,留着力气让医女救你吧。你的女儿还在外面等你呢。”杨云安蹲下来,看着林琦儿说道。

    “是女儿。”林琦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是她留在世间上最后的一句话。

    她费尽心思做了那么多事情,想不到居然生出一个女儿。明明去找人把脉,说是儿子的。

    医女上前说道:“她死了。”

    而且是死不瞑目。

    杨云安不知道她在京城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她是死得不甘心。

    杨云安微微的叹息:“如今这样热的天气,也是不可能运回京城的。就让人把她埋葬了。”

    杨云安抱着那个弱小还不足月的孩子,无奈:“幸好你还不到八个月,若不然,你就得随你母亲去吧。”

    她听王妃说,七个月的孩子好养活,八个月的却是难养。

    战争开始了,林琦儿也下葬了。杨云安却是守着这个孩子,没日没夜的。

    杨云安让北王给京城那边带消息。北王应下了。

    这个孩子不愿意让奶娘抱,也不让丫头抱,整日里就哭,只有在杨云安的怀里,能够消停一下。

    孩子的身体不好,北王妃让医女需要用什么就在库房里取。就在无数的宝贵的药材的帮助下,这个孩子终于是熬到了满月了。

    “奇怪,司徒家的人怎么还不来。”杨云安觉得有点奇怪,事情都过了一个月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北王却是突然说道:“也许派去的人出事了。”现在外面正是纷乱的时候,死几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杨云安点点头,她已经是一个月没有出过门了。也不知道军营那边如何。

    北王只是简单的说,百里战已经是夺下了对方两座城池。

    丹州道那边也一直都是战火不断。

    只是三天前,西陵突然攻打东月的西部。东月在景云和西陵的围攻下,三天时间,连续失去了三座城池。

    消息传回了景云京城,四爷龙心大悦。

    大皇子的华丽丽回归,也让京城的气氛越发的压抑。陛下宠爱信任大皇子,更是把其一直都埋葬在外面,不得进入皇陵的母亲册封为敏静贤妃,迁葬皇陵。

    大皇子被册封为景王,二皇子杨逍被册封为秦王。四爷的心思显而易见,原来一直没有册立太子,就是为了等这位三十一年没有出现过的大皇子。

    景王杨影回归之后,马上进入朝堂,更是表现出了让人惊讶的行事手段。稳重,果断,睿智。这是一个作为帝王应该拥有的,在景王杨影的身上表现的完美极了。

    景王杨影更是得到了莫浩凌,苏陌尘,逍遥王,禹王,康王司徒京磊等人的强烈扶持,回归几个月,便在朝堂上站稳了脚,比起当初的四皇子,更是有能耐和秦王杨逍叫板。

    人力财力军力他都不缺。

    秦王杨逍,卓家等人终于是感到了危机重重了。太后和皇后甚至是质疑杨影的身份,提出了滴血验亲,最后是血脉相融,打消了不少大臣的怀疑,更是让景王杨影得到了更多的拥护者。

    卓超坐不住了,杨逍更是坐不住了。一系列的阴谋诡计在京城风平浪静的表面上开始了行动。

    八月中传出惠贵妃被册封为皇贵妃,就在九月的生辰宴会上,正式册封。在连夺七座城池的同时,皇宫里也为了皇贵妃的生辰,风风火火的准备起来了。

    百里碧瑶依然是忙碌这自己的事情,就好像是京城再多暗流涌动,都不管她的事情。

    她知道,京城平静不了多久。她想着把孩子送走一段时间。但是这个时候,送去哪里都是一样的,只能是把孩子送回翼南道苏家村。

    可是不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就真的安全吗?皇贵妃夜含烟也不愿意把孙子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最后这个决定在皇贵妃的反对下,苏陌尘只能是妥协。

    幸而,夜月和华萱赶回来了。

    更是让百里碧瑶惊讶的是,华萱怀孕了。据说还是华萱给夜月下了药,才成就的好事。

    百里碧瑶无奈的翻翻白眼,夜月是谁,天下第一神医,若是能这么轻易的被下药,这还是神医?这货,压根就是心甘情愿的。

    百里碧瑶摸着华萱的肚子,说道:“几个月了?”

    “才五个月呢。”华萱说道。

    “对了,这次回来没有看见祁寒大哥的?”华萱问道。

    “我嫂子怀孕了,我哥哥会西域去看娘子去了。”百里碧瑶无奈:“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怀孕了,唉。”她微微的叹息,她自从身子好了之后,一直都没有喝避孕的药,怎么就一直都怀不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伤了身体,一直都乜有办法怀上。”百里碧瑶神色有点黯淡。

    华萱拉着她的手说道:“说什么呢,你不是说孩子是父母的缘分,也许是缘分还不到呢。你瞧,我现在这样,你觉得是好吗?”

    “京城的暗流你是看得清楚的,我哥哥是郡王,是注定不能在这场夺嫡中脱身的。而你师兄,更是一头钻进去。”最近他都做了什么,她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夜月对于苏陌尘的事情那么的热衷,只要是事关苏陌尘的,他就一定尽心尽力的帮忙。

    有时候她都吃醋了,自己作为妻子的,还比不上一个朋友。

    “有时候吗,我真的是怀疑,夜月和苏陌尘就是兄弟两,你说,夜月一个大男人,对苏陌尘的事情那么上心干什么?害得我都吃醋了。”华萱觉得自己有点不可理喻的,居然是吃一个男人的醋。

    百里碧瑶哈哈的笑起来:“不会是有什么基情吧。”

    “基情。”华萱有点不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