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夫子很闲 > 第十九章 为你欺君,只为一人

第十九章 为你欺君,只为一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易倾情走后,程咬金又嘿嘿笑着逼了过来。
  “小子,现在可以和我说实话了吧。”
  宗秀咧嘴笑道:“程老哥,你真想知道?”
  “废话!李靖那厮昨个摔去半条老命,告了病假,陛下极为震怒,你说我想不想知道。”
  程咬金咬牙切齿的说道。
  宗秀翻了翻白眼:“我要说我也不记得了,你信是不信?”
  “真的一点都不记得?”程咬金还是不信。
  宗秀道:“废话!昨天喝了那么多,胆汁都吐出来了,我记得个鬼啊。再说了,你想知道我和李靖说了啥,自己去他府上问问不就行了。反正你和他关系好。”
  程咬金:“……”
  可别说,他还真问了。
  不光程咬金去问了,早朝一散,满朝文武都排着队跑到卫国公府,打着慰问的名头,问了个遍。
  可不管谁去问,李靖都是那套说辞;“昨个和宗夫子一见如故,谈及算学,李某深感佩服,这才多饮了几杯。哪知酒后惊了马,以至坠马受伤,惭愧惭愧。”
  李靖的瞎话编的完美无瑕,毕竟数字刚出现,一种全新的计数方式,谁不佩服?
  程咬金却多留了个心眼,他早上见李世民发火的时候,龙案上还摆着一本绣着梅花的折子,这才跑到易凤阁诈宗秀的话。
  宗秀起身整了整衣衫,拉起袖子闻了闻,见散发着恶臭,不禁皱眉:“程老哥,你要没事的话,能不能先出去,我想洗个澡换身衣服。”
  说着,宗秀还扯着衣袖往程咬金面前递:“不信你闻闻,我昨个真喝大了,都是味。”
  “去去去,臊死了。”程咬金捏着鼻子躲闪:“小子,快快盥洗,一会我让怀亮送你去国子监。对了,莫忘了换身衣服,陛下嘉奖的圣旨今个就到,不可失了礼数。”
  程咬金快步离开房间,并对程怀亮说道:“混小子,记得送你师父去学院,再敢逃课,我打断你的狗腿。”
  易凤阁的服务还是很周全的,堪比后世的五星级大酒店。
  宗秀只是和打杂的杂役说了句想洗澡,不过一会,就有杂役挑来兑好的温水,灌满大木桶,还贴心的问宗秀要不要找个歌姬帮忙搓背。
  找个美女一起宗秀还是很意动的,奈何程怀亮和门神似得站在门口,宗秀有那胆,也丢不起那人。
  “奢侈,太奢侈了……”
  宗秀坐在大原木桶中,泡着据说从城外运来的山泉水,只感觉浑身舒坦。
  “宿醉后就该泡个热水澡,要是程怀亮没在门口就更好了。”
  宗秀边怨念叨叨的抱怨着程怀亮,边用葫芦瓢往身上舀水。
  洗了没一会,外面忽又传来程怀亮和易倾情争执的声音。
  “易大家,师父正在沐浴,你不方便进去。”
  程怀亮扯着嗓子嚷嚷,那嗓门好像生怕其他人听不见似得。
  昨夜留宿易凤阁的达官显贵纷纷推开窗子,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来。
  室内,宗秀黑着脸,恨不得掐死程怀亮。
  好家伙,叫那么大声,成心的吗?
  都知道易倾情是艳绝长安的花魁,更是被李大帝亲自下令不得扫榻迎客的女子。现在大清早进入男人的房间,风言风语少的了吗?
  易倾情站在门口,面对早起的达官显贵或诧异,或震惊、或幸灾乐祸的眼神,平静的说道:“程将军,小女子只是想起卫公大人还有一句话要传与宗大人,这才赶来。”
  房间内,宗秀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收拾的差不多了,才叫道:“让她进来。”
  “是。”
  ‘吱呀’
  木门被推开,易倾情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不等程怀亮跟进来,就随手关上大门。
  宗秀坐在桌边,脸上挂着戏虐的笑。
  “易大家,是又想起卫公说的什么话了吗?不如你一次说完,免的过两日你又想起来什么,跑到国子监找我。”
  易倾情表情微变,很快恢复平静,盈盈做了个礼:“宗公子果是信人,小女子先行谢过。”
  宗秀摆了摆手:“客套的话就算了,说起来应该我谢你才是。若非你借卫公留信为名提醒与我,只怕我早已说漏了嘴。”
  “可宗公子不也没揭穿我,不是吗?”
  易倾情淡淡的说道。
  二人说的含蓄,像是打哑谜。可他们都清楚自己说的什么事。
  易倾情的那封信!
  那封信根本不是李靖留的,而是易倾情所写。
  信的内容也很简单,只用了寥寥数言,提醒宗秀安心,昨夜的事只有天知地知,他们三人知,别人不知。无论任何人问起,只需借酒醉之名,来个一问三不知,装作不记得就好。
  虽然信上没有落款,可宗秀看的时候就发现端倪。
  字体涓涓秀丽,绝不会出自李靖那种常年征战的猛将之手。
  而且字迹之间墨色新鲜,用手一抹还沾墨,明明是刚写下不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